Ruley

这里芮芫,吃伞修喻黄。全职+假写手+假语c+假画手+…懒癌不犯高产,懒癌一犯拖延症严重请谅解orz
依然纠结着柔哥烦烦杰希哪个是本命[沉思]

【宣群】占tag抱歉了

喜欢的小伙伴进来啊~你的柔哥我缺个人组cp[凄凉]

月西楼-:

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。
这里一个正经【划掉】不正经的群。
人少,空皮多。
武拟x卡拟x  都可
反正这里就是一群喜欢全职的小伙伴,扯天扯地谈人生。
你会看到,只要出现就会有恩爱可秀的一枪穿云和索克萨尔x还有一群不明所以的单身x
【划】重点是:人依旧太少了,人依旧太少了,人依旧太少了!
少到大家都快被兴欣包围了。
这里有一群(jiu)和(shi)和(zai)气(wan)气的偶尔跳脱的可爱的xxxxx的群员
欢迎大家加入,开启我们的荣耀
戏群已开启x按照公告挑战完成即可进入神之领域,不定期开戏
(PS:戏群与水聊群皮可不同)


点击链接加入群
【全职语c—荣耀加冕】:
http://t.cn/RocvnXS
群号567206830

【全职同人】桎梏(C.3)

-3
“又有几人敢坦坦荡荡说自己无罪?我们不过都是为了苟且残存而残杀罢了。”

唐书森死了,白道内部更加动荡,不少人都想一登领袖一位。这时的唐家,正举办完唐书森的葬礼。
葬礼结束后,唐柔一声不吭地回了房间,一个人拉上窗帘,躲在了角落。她在后悔,如果不是她让爸去墓园,或许就不会出事。
大概是苦累了,唐柔缩紧了身子,微微有些颤抖。
“咚咚咚——”这时,房门被人敲响。
“小柔?”来人是黄少天。黄少天先是在门口唤了一声,却没有得到回应。
黄少天无奈地打开了房门,却不见唐柔的人影。黄少天转念一想,便拉开了窗边的窗帘。果不其然,如他所料的,唐柔蹲在角落里。
以前,唐柔害怕或委屈找不到发泄的时候,就爱躲。
黄少天伸手摸了摸唐柔的头:“小柔,别难过了,眼下还有要紧的事情等你处理。”
“哥,”唐柔终是开口了,“权力,就那么重要么?”
“于我们而言是这样,”黄少天顿了顿,又道,“没有权力,做什么都很艰难,只有任人摆布。”
“就为了这不真实的东西,人吃人了?”唐柔冷笑道。
“.......小柔啊..”黄少天皱了皱眉。
“我一定要找到谁杀了爸,然后,”说着,唐柔站起身来,“折磨到死。”
或许这时黄少天更加意识到,唐柔怕是没有依赖了。是这样啊,刚才才从对父亲的憎恨中脱离出来,又卷入了新的仇恨。
黄少天回过神,只见唐柔正一手拿着剪刀,一手握住了自己的长发。
“小柔!住手!”黄少天想去拦住她。
“咔嚓。”还处在震惊中的黄少天却见唐柔一剪刀已经剪掉了自己的长发,扔入了垃圾桶中。
在黄少天印象里,唐柔最舍不得的就是自己的一头长发。因为别人总说,她长发的样子很像她母亲,大概唐柔总会照镜子看自己长发的样子,想着母亲吧。
唐柔似乎对自己的新发型还满意,她又笑了,微笑着对黄少天说:“走吧,白道还等着我们。”
-
雨势渐小,苏沐秋坐在窗边,怀中抱着一只橘猫。
“看来,雨要停了。”苏沐秋轻轻抚着橘猫的头。橘猫则趴在苏沐秋怀中,十分温顺。
叶秋进入房内,映入眼帘的正是这幅画面。
连绵细雨的天气,少年身着白长袖卫衣,轻抚着橘猫,眸中有柔情万种。这是苏沐秋的特点,对任何事物都很温柔,哪怕经历了很多变故,他依然温柔。
可秋木苏不是。
“沐秋,怎么不再睡会儿?”叶秋走到苏沐秋身旁,轻声细语地问。
苏沐秋捏着橘猫的脸,微笑着说:“虽然有些乏,但总不能浪费我的时间睡觉,万一木苏突然想出来了呢?”
“......”叶秋没有说什么。叶秋自然是很心疼他的,他本是一个普通人,却不知为何被上一任黑道领袖抓了起来,不断囚禁和虐待,以致苏沐秋人格分裂。直到叶修上任,才解救了已伤痕累累的苏沐秋,而叶秋则负责照顾苏沐秋。
不一会儿,雨停了,橘猫打了个哈欠,无奈地蹭了蹭苏沐秋后恋恋不舍地跳窗离开了。
苏沐秋这时转头问:“叶秋,今天有发生什么大事吗?”
“大事......白道领袖死了算吗。”
“啊...真可怜呐。不过死了也好吧,总比生不如死好。”苏沐秋这样说着,叶秋知道他话里有话。
叶秋摇摇头,无奈地说:“你别想这些事了。”
“什么时候放我走?”
“这个你得问叶修。”
“算了,我还是等我妹妹来救我吧。”
“你...”叶秋有些惊讶,“你还记得你有个妹妹?”
“拜托啊,我是分裂不是失忆啦...”苏沐秋又是一笑。
.........
离开后的那只橘猫一直按原路返回,它其实有个主人,只是苏沐秋以为它是只流浪猫。
橘猫朝警局走去,它的主人昨天值了夜班——它的主人是警察。
值班室里,一女子正趴着休息。她的听觉异于常人,所以对声音很敏感。
即使橘猫走路很轻,她依然察觉到了。女子坐起身来,敞开怀抱迎接飞扑而来的橘猫。
女子抱着橘猫,眸中温柔竟与苏沐秋神似,她笑着说:“你怎么..又重了啊。”橘猫只是喵喵叫了几声。
而桌上的表格中,有一栏是——“时间/4月12日,晚 值班人员/苏沐橙”
-
另一边的医院里,周泽楷从唐家回来后便躺床上休息去了。实在是有些累。
隔壁办公室的江波涛早已收拾整齐,他一向起的很早。江波涛路过周泽楷的办公室,只见大门敞开,周泽楷正熟睡着。
江波涛悄悄走到周泽楷床边,为他掖了掖被子,然后又悄悄地走出办公室关上了门。
若这边是安静和祥,那楼上的另一个办公室的人,则忙得不可开交。
喻文州又忙了一整晚,通宵整理完医用资料,还要审此次走私的“货”的资料。好在喻文州性情温和,并不容易烦躁,而且他也习惯了这种工作模式。要换成别人,早就摔资料走人了。
周泽楷只担任白道领袖家族的专属医师,而喻文州既是黑道领袖家族的专属医师,还是黑道的副领袖。
喻文州曾经腿部受过重伤,所以他的伸手要较以前相比弱了许多。这也是叶修不让他参与任务的原因。
办公桌上一大堆资料,既是再繁多,桌上也会留一点儿区域放一个相框。相框上是个十多岁的小子,仔细一看并不是喻文州的相片。
偶尔喻文州工作累了,便习惯擦拭相框。
这么多年过去了,少天,你还好么。
-
白道会议室。
会议室内,两边都已坐齐白道主力成员,而他们都互相窃窃私语着什么。
他们都在等待桌头那座位的人到来。
不一会儿,黄少天和唐柔进入了会议室。当黄少天走在前面时,几乎大家都小声说着“果然是黄少天”。可出乎意料的是,黄少天只是坐在了左边的第一个上。
在众人疑惑时,唐柔已经入座桌头的位置,并友好地说:“各位好,我是白道信任领袖,唐柔。”
此话一出,引起公议。喧哗中,已有人表示不满:
“唐小姐,这恐怕没有女领袖一说。”“即使您是唐家小姐,可按理也该黄少爷接任这一位置。”“女辈怕是管理不好那么大一个白道啊。”
“啪——”唐柔将一份文件仍在了桌子上,会议室立马安静了下来。
接着,唐柔淡定地说:“会前,我先说几点吧。首先,担任领袖的人是我,这是上任领袖生前安排好的事;其次,黄少天作为副领袖会和我一起接管白道;再者,如果目前没有女领袖的例子,那么我很荣幸成为第一个。”
“这...恐怕...”“恐怕什么?现在反动派猖狂,很可能与上任领袖遇害一事有关,难不成各位就为争论女领袖这个话题而松懈白道?”那人话未说完,唐柔便发了话,句句紧逼。
一时间,众人都沉默了。
唐柔便道:“还望各位认清局面,我不想会后还有杂乱声。”

一些废话:
emmmmm...王柔预计第五章正面杠上。因为给王柔的设定是强强,所以柔哥写得比较酷。然后顺便来了把江周江的糖你们发现了吗..【害怕】我们下一章见!

【全职同人】桎梏(C.2)

-2
——“我们的女儿一定和你一样温柔。”
——“那你一定要照顾好她啊。”

出了书房后,唐柔便朝黄少天房间走去。
黄少天是黑白两道交战中唐书森救下的,后被收为义子。而唐柔也并不排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“哥哥”。并且有了黄少天多年的陪伴和开导,唐柔也逐渐从怨恨中走出来。
走到房间走廊时,迎面碰见了一个提着药箱的男子,面容生得精致。他便是周泽楷,唐家的专属医生。周泽楷是个很安静的人,让人觉得安心。
“周医生,您怎么在这儿?”唐柔先发问。
“少爷发烧,正在休息。”
“好的,您慢走。”
“嗯。”周泽楷笑着点点头便离开了。
唐柔轻轻推开房间门,进入房间后又轻轻关上。黄少天刚退烧,正躺在床上闭目休息。
这家伙,果然只有生病了才安静得下来。唐柔这样想着。
大概是因为身体还有些不适,黄少天睡觉时也是眉头紧锁。
“那这次你就不去了。”唐柔无奈地摇摇头,帮黄少天理了理额前的碎发。
忽的,黄少天竟有些发抖,嘴中还喃喃着什么。突然,黄少天猛地坐起身来抓住了唐柔的手腕,他是惊醒的,坐起身时还喊了一个人的名字:喻文州。
唐柔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所吓倒,她便只是看着有些惊慌失措的黄少天。
黄少天回过神来,放开了唐柔的手腕,像是死里逃生后似的:“是小柔啊...”
唐柔饶有兴趣地托着自己的脸颊,调侃道:“怎么,你以为是那个什么喻文州?”
黄少天还有些不清醒,盯着自己的指尖,小声道:“喻文州....是...谁..”
“不会吧黄少天,”唐柔被他这反应逗笑了,“梦里心心所念的人你竟然不认识?”
黄少天这才恢复了清醒,立马反击了回去:“什么啊唐柔,你你你你这趁人之危!趁我生病来嘲讽我对不对?怎么说我也是你哥哥,没大没小的。今天你所听到的名字不许告诉别人啊!后果自负。”
行吧...我收回他生病了才安静的评价。唐柔无奈地撇了撇嘴。
“得得得,今天我生日,我和父亲出去一趟,你好好在家休息。”
“好啊你,出门玩儿不带我啊?怎么说我也是你哥哥,你这...”“停!”唐柔打断了黄少天接下来的一大堆话。
“我是去看我妈,你还生病呢,等我们回来就好。”
“OKOKOK,我还想再睡会儿。拜拜不送。”
“拜。”
-这边,叶修和王杰希在车内也睡了会儿,已经醒了。忽的,王杰希道:“那边的消息,唐书森带他女儿去墓园了。”
叶修打了个哈欠,道:“嗯。计划如期执行,交给你了。”
“嗯。”言毕,王杰希便带上一个长包下了车——里面是狙击枪。
-时间:06:02A.M.
唐柔抱着一捧百合花来到自己母亲的墓前。墓上照片中的女子微笑着,是那么的温柔迷人,只可惜,生命也停驻在了最美的那个时候。
我将生白发,而你永驻年华。
唐书森只是站在那墓旁,深深地望着墓上的人。说起来,都过去二十多年了啊。
“妈,我来看您了。黄少天生病了没来,您千万别见怪。”唐柔把百合花放在墓前,露出了温柔的笑容,看上去竟和墓上人相差无几。
明知人已死,可为何还要这样谈话。
而墓园远处一高楼上,王杰希正调整着狙击枪的位置。他隐身于顶楼的花草丛中,而狙击枪瞄准的是——唐书森。
忽的,乌云聚拢来,先是滴落几滴雨,后又越来越密集。每一滴都狠狠砸在地面上,砸在墓园中,砸在墓上,砸在百合花上。
管家和手下忙为唐书森和唐柔打起雨伞。唐柔笑着转过身接过了雨伞,她似乎想通了些什么。
毕竟他也是父亲,再说他也来看了母亲了。所以,这应该就是好的了。唐柔这样想着。
唐柔深呼吸了一下,她决定要和父亲友好相处,在剩下的时光里。
就在这一刻,唐书森的注意力也全在唐柔,丝毫没有发觉远处的狙击手王杰希。
王杰希锁定目标。
三......唐柔缓缓转过身面向唐书森。
二......唐柔对她父亲温柔地笑了。
一......“爸,我....”“砰——”
唐柔话为说完,那子弹直冲向唐书森,来不及反应,管家要侧身护住唐书森,但子弹快一步,子弹正中唐书森胸口。
瞬间,鲜血四溅,溅到唐柔的脸上,雨伞上,墓上和百合花上。唐柔忽然愣了一秒。
“爸......”唐柔的雨伞从手中滑落,“爸!——”
“快!联系医院!你们几个去追上狙击手!”管家迅速发布了指令。
王杰希见已命中目标,便迅速背上狙击枪,沿着绑好的绳索滑降到一楼,随后收起绳索消失在了雨幕中。
而墓园内,唐书森疲惫地靠坐在墓旁,微睁着眼,血流不止。
唐柔不知所措地哭着,泪水,雨水,鲜血混杂在了脸上:“爸你坚持住好不好?求你了别死...别死...我还有好多话没说啊爸!”
唐书森轻轻地笑着说:“小柔..谢谢你..肯..原谅...w..”唐书森的“我”字还没说完,便已无力地闭上了眼。
“爸!!!”只剩唐柔的悲鸣仿佛划开天际。
雨还在下,没有丝毫退势的意思。
唐书森,逝世。
-
王杰希又原路返回,进入车内取下了手套,道:“任务完成。”
叶修瘫在副驾驶座,点点头后,道:“做得好。”
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,问:“我们这样做,白道会不会轻易发现?”
“不会,”叶修摇摇头,“白道内部现在都不稳定,他们更大的怀疑对象应该是他们那边的反动派。而且我们刚与白道完成了一笔和平交易。”
“......嗯。”

一些废话:
对我又回来了...懒癌晚期表示无奈啊。

【全职同人】桎梏(C.1)

-1
“权与力将我桎梏,既然挣脱不了,那就掀起腥风血雨如何?”


时间-1:00A.M
起初,黑白两道纷争不断。后经协商,约定互不干扰,井水不犯河水。为防止违约,双方持有对方的机密文件,谁也不敢轻举妄动。但和平只是暂时,逐渐两道中出现了一些“反动派”,企图吞没两道。
此次黑白两道领袖会面,真正目的只有各自知晓。
虽是凌晨一点,但仍有一餐厅灯火明亮,只为待一订座单。
脚步声愈来愈近,服务生不得不立马撑起眼皮子,并挂上谦和的笑容迎接客人。
来着是位中年男子,虽两鬓已有几染白,但眉宇间透出的盛气不亚于年轻人。中年男子身后跟随了四个墨镜西装壮汉,应该就是那保镖了。
中年男子刚坐下,便又有人推开了门。推开门多少是个年轻男子,约莫二十多岁,此人最特别的便是那下垂眼,便使眼神有些怠懒。再一打量,年轻男子虽身着西装,但依旧遮不住他的涣散气质。甚至,男子嘴里还叼着一根未点燃的香烟,似乎有些格格不入。与前者不同,年轻男子身后只跟了一个男子。
此人看上去年龄与年轻男子相仿,也戴着墨镜,但没有那种凶恶之感,只是觉得有些冷淡。
年轻男子坐下后,对面坐着的中年男子朝他点了点头。
“请问两位需要什么?”服务生恭恭敬敬地走了过来。
“牛排六分熟。”中年男子道。
“牛排四分熟。”年轻男子道。
“好的,请二位稍等。”记下后,服务生便退了出去。
中年男子先发话,自报家门:“白道,唐书森。”
年轻男子点燃了香烟:“黑道,叶修。”
唐书森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但下一秒还是恢复如初,并笑道:“原来你就是叶修。”
叶修吸了一口香烟,又轻轻吐出烟气,烟雾缭绕着叶修的脸:“正是。我倒是敬仰您的大名许久。”
唐书森仍是微笑:“二十多岁便成为黑道领袖,叶领,确实有实力。”
叶修不喜这种拐弯抹角和互捧,便直接发问:“此次的东西,从美国穿日本,再由日本的知情人偷运。唐领,事成后怎么分?”
唐书森答道:“除知情人会扣留一成,剩下九成,你五分我四分,五四分如何?”
叶修眯了眯眼,说:“五四分?怕是有些不妥啊。”
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“二七分。”
“呵,”唐书森把玩着指上的戒指,轻笑了一声,“叶领的野心不小。”
“此次交易,黑道出力最大,理应分得七成。”
“叶领,你也知如今反动派杂乱,尤其我们白道。你分与我两成,岂不为难?”
叶修掐灭了烟,沉默了片刻 ,道:“三六,这是我最大让步。”
唐书森见五四分无果,只好应:“成。”
这时,服务生将已经准备好的牛排端了上来:“二位的牛排。”
叶修一边切着牛排一边说:“警察那边就麻烦唐领了。”
“自然会处理妥当。”
正事已谈完,两人却没有再议“反动派”的意思。
唐书森缓缓道:“叶领,牛排四分熟与六分熟,差别大么。”
叶修不慌不忙地说:“外表看上去似乎如此,内在问题,只有品尝者自知。”
“叶领的心态不错,实力究竟如何,我将拭目以待的。”
“唐领说笑了。”
...........
一场谈话下来,双方表面上和颜悦色,其实谈话中无不一句暗意。正如两道看似互不干扰,实则暗斗着,中间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叶修与身后的墨镜男子回到了车内,叶修一上车便瘫了下来,懒散地埋怨道:“唐书森这个老狐狸啊。”
另一男子取下墨镜,将墨镜挂在衣前,终于开口:“那边的消息,唐书森有意让位给下一任领袖。”
叶修做起身来,又点燃了一根烟:“看来唐书森早为下一代铺好了路。”
男子轻轻点了点头,又言:“可道上从无女领袖的例子,唐书森应该会让他的义子担任领袖。”
“义子?那个黄少天?”
“嗯。”
“哈,若真那样,唐书森是自寻死路。”
“黄少天无法管理白道?”
“不不不,你难道忘了我们这边还有个人了吗...”
男子当然知道叶修所指何人,也是默认。
忽的,叶修语锋一转,问:“王杰希啊...那个...你知道沐秋最近...”
“不知道。”那男子也就是王杰希,直接了断地打断了叶修的问题。
“喂...有你这样的吗。”
“你好歹也是堂堂黑道领袖,成天想着苏沐秋那个病号?”
“谁想当这个领袖啊,若不是老头子当初致意如此,我现在应该待在沐秋身边。”
“像叶秋那样..?”
“是啊。我这都三天没去看沐秋了...”不知为何,叶修只要提到苏沐秋就与平时有些不同。说这句话时,叶修竟还有些委屈的语气。
“你这又是何苦,你和他没可能。”
“...我知道,”叶修惆怅地吸烟,“等你遇到某个人,你就能明白我了。”
“我不会,无论是谁。”王杰希回答得很坚定,自从父母死后,他除了对叶修报答救命之恩,再没动过感情,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。王杰希便是如此,他不属于任何一道,他不过是个报恩之人罢了。
“会有的,等等看吧。”叶修轻笑道。
时间-5:47A.M.
唐书森回到家中歇息了一会儿,这时便已经坐在书房,与手下谈论事情。
手下:“反动派的行动似乎越来越快,唐领,您真的打算如此?”
唐书森点点头:“嗯,虽然胜算不大,但输了也可保其全身而退。”
“那...何时?”
“我还没有打算告诉...”“砰——”唐书森话未说完,书房的门便被踢开。
踢开门的是一女子,虽是长发飘飘,却无大家闺秀的优雅文静。女子双手插兜,看向唐书森的眼神无疑是冷漠,没有一点光彩。
虽然她是唐书森的女儿,但她不愿成为唐书森的女儿。
唐书森无奈让手下先退下:“你先出去吧,有空再议。”
“是。”言毕,那手下便离开了书房。
唐书森先开口:“有这精气神为何不去训练?找我什么事?”
女子踏步走到了书桌前,收了些先前的不羁:“今天,我生日。”
“要多少钱,我让管家打到你卡上。”
“我不要钱,今天是母亲的忌日。”
唐书森想起自己已故的妻子,微锁眉,又问:“所以你要怎样?”
“陪我去看看她吧,十分钟也好。”
“....我很忙。”
“你当真如此绝情么,唐书森。”
“唐柔,我教你的规矩你又忘了?”
“........你去吗,我最后问一次。”
唐书森叹了口气,应:“好。”
唐柔愣了一下,随即露出了笑容。
【未完待续】

一些废话:
第一章的人物不多...emmmm后面就人多了别慌别慌。然后下一章会有少天小周出场的,沐秋还要后面一点....
【乖巧】玛丽苏吗?因为很久没碰这种东西了。我们,下一章见。